笔趣阁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> 第一百九十九章 感应信物

第一百九十九章 感应信物(1 / 1)

姬仇在老妪和年轻女子的仰望注视之下疾飞向北,很快消失在了北方天际。

他之所以没要那株长生草并不是因为抹不开颜面,也不是此举有施恩图报之嫌,事实正如他自己所说,他要长生草毫无用处,他不是受伤亦不是患病,长生草救不了他的性命,而他又想不出可以将长生草送给谁。

好逸恶劳是人的天性,努力也好,奋斗也罢,都是反逆天性的,反逆天性的直接结果就是感觉辛苦和劳累,故此所有努力奋斗的人都有一个起因和动力,起因和动力因人而异,对他来说努力和奋斗无非是希望自己身边的人能够以自己为傲,包括家人,亲人和朋友,但这些他现在全都没有了。

异州北面便是一望无际的流徙沙漠,日落时分姬仇赶到了异州的北侧边缘,但他没有急于进入流徙沙漠,他不知道流徙沙漠有多大,在进入之前得让老三狩猎进食。

姬仇点燃篝火,老三自行外出觅食,篝火燃起之后,姬仇打开木箱,自其中拿出了干粮缓慢咬嚼,在此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在大量饮酒,很少吃饭。

看着眼前跳动的篝火,姬仇的思绪回到了镇魂盟,这时候也是镇魂盟的修士吃晚饭的时间,他不知道姬浩然等人在吃什么,但有一点可以确定,那就是吃的肯定比他要好,此时感应五行玄灵之人应该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宿命,镇魂盟乃至是全天下的人都会竭尽所能的给予他们最大的优待。

他并不是一个自怜自叹的人,但是心中还是免不得沮丧悲凉,人活于世,名分很重要,被镇魂盟和截教除名对他的打击很大,他也能理解镇魂盟和截教的作法,大战在即,镇魂盟需要青州修士的辅助,青州修士找上门去,镇魂盟和截教总要给人家一个说法。

但理解归理解,怨恨却仍然是有的,因为他没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,当日那群青州修士在逆血卫士的蛊惑之下对白九卿百般刁难,咄咄逼人,事后又无视他的警告,依仗着人多飞蛾扑火,自取灭亡,可谓天作孽尤可为,自作孽不可活

仔细想来,此事即便自己做的不对,过错也不是全在自己一身,镇魂盟竟然听从青州修士的一面之词,便将自己自镇魂盟除名驱逐,何其草率。

不对,不是草率,而是取舍,在镇魂盟看来青州修士的作用比他更大,大敌当前,他们做出了一个自认为顾全大局的决定。

姬仇的思绪一直飘忽不定,连老三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,他一直在左右摇摆,时而反省自身,提醒自己事情之所以搞成现在这个样子,与自己当日心软帮助姬浩然作弊有很大关系,如果当初没有帮助姬浩然作弊,众人便知道他才是感应火属玄灵之人,天诛也就没有机会嫁祸栽赃,逼迫他离开镇魂盟。

但是当怨恨占据上风之后,他又是另外一种想法,如果当日纪怜羽和截教众人相信自己与夜墟一事无关,就会全力维护,绝不会默许他孤身一人离开镇魂盟,颠沛离散,屡屡遇险,不管是镇魂盟和截教都没有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力保他。

虽然心中矛盾纠结,他却从未想过逃避自己的宿命,时辰一到,他还会去做只有自己才能做的事情,人与人是不同的,有些人当真能够做到宁肯天下人负我,我不负天下人,而在狭隘自私的人看来,这种品性和格局就是不知所谓和端拿造作,会令他们感觉非常难受,就像苍蝇闻到花香难受的想要呕吐一般。

做肯定是要做的,但他却不准备那么痛快的去做了,他会在最后关头出手,任何人都要为自己的决定承担后果,想要一个被抛弃的人为了抛弃他的人舍生取义,不付出点儿代价是不成的,不让他们死上一批,对不住他们的有眼无珠。

年轻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情绪不稳定,姬仇亦不能例外,他的心情异常复杂,情绪亦在波动变化,就在此时,一个念头突然自诸多杂念之中脱颖而出,他已经被截教剥夺道籍了,而木箱里还有一套道袍,他留着没用了,以后也不能亦不想再穿了,烧了得了,免得看见了揪心上火。

想到此处,便打开木箱将道袍拿了出来,就在将道袍投进篝火的一瞬间,他又犹豫了,这是一件截教高功法师的道袍,代表着他曾经高贵的身份。

纠结良久,突然想起木箱里还有一截儿香烛,这是他离开镇魂盟时截教的几位师兄送他的,言明倘若有朝一日他遇到了危难便点燃香烛,届时截教众人便能立刻有所感应并循之前来施以援手。

不久之前截教刚刚剥夺了他的道籍,这说明截教并不知道他才是感应火属玄灵之人,亦说明姬浩然还在死撑,若是等到姬浩然撑不下去了,偷偷跑掉了或是迫于压力向镇魂盟和截教坦白了,镇魂盟和截教再怎么不好意思,也得硬着头皮寻找他,到得那时燃点香烛就没有任何意义了。

现在镇魂盟和截教还不知道他的身份,此时进行试探是最佳时机,倘若镇魂盟和截教还顾念旧情,在感受到他燃点香烛求援之后,一定会派人前来施以援手。

想到此处,便凑近篝火点燃了香烛。

随后便是漫长且纠结的等待,这截儿香烛燃烧的很快,半柱香之后便熄灭了,但他所在的位置已经发送出去了,如果镇魂盟和截教有心前来援救,一定会驱乘飞禽尽快赶来,估测两地之间的距离,明日卯时之前就能赶到。

他不知道截教会不会派人过来,他也不知道自己内心深处究竟是希望截教顾念旧情前来援救,还是不希望他们过来,下半夜,他终于理清了头绪,确定了自己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,他潜意识还是希望有人能赶来的,他不喜欢被人抛弃的感觉,更怕自己的怨气越积越深,最终在关键时刻给予对方惩罚性的拖延。

这一夜他几乎没有合眼,到得卯时,心中越发紧张,他既希望有人来,又怕有人来。

时间缓慢流逝,姬仇心神不宁,如坐针毡。

临近辰时,趴伏在地的老三突然竖起了耳朵。

见此情形,姬仇心中猛然一悸,急忙起身,向南远眺。

当真有人来了,笑雷真人的三足金蟾最好辨认,纪灵儿貌似亦在其中。

眼见镇魂盟和截教并未抛弃自己,心中喜不自胜,但随着众人的临近,其心中的喜悦逐渐消失,来的人太多了,各种飞禽黑压压的一片,没有三百亦有两百,而且其中大部分不是镇魂盟的修士,而是穿戴青州服饰的青州修士……

最新小说: 魔法复兴从小兵开始 超维霸主 欢脱可爱的鹿晓筠 向往之美食供应商 刷剧就能变强 群聊:绝世皇子的无限暴击 这个三国全是妖孽 斩妖从熟练度面板开始 妖女放过我 迷雾岛游戏:我能看到提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