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中文网 > 其他类型 > 莲花十七巷之长情调 > 第三百一十五章 面熟

第三百一十五章 面熟(1 / 1)

董大人提议太子太傅徐万书徐大人,虽是太尉大人的长兄,可与徐万里大人不同,是地道文职官员,没有实权。后来兼任御史大夫及谏官,纠察百官,规劝天子改正过失。这些年一直崇尚执教兴学,学子遍长安。

十八年前,明皇在位期间,同邻国燕国起了战事,太傅大人与隋长风隋将军领旨率军防御,并多次出使燕国,两国达成和议,实现了边境和平。期间与隋将军更改旧制,体恤兵将,在军中颇有声望美名。徐公凛然正气,为人谦恭、又秉公直言。让他前去,最好不过。

不能调遣府兵,但沿路要从各州和折冲府调部分兵马,自然要熟悉领兵、习武的武官,所以从十二卫所抽调二十几名小将。下旨封辛彻为左卫将军,领这些小将随徐大人同行。

龙目瞥看一眼着红袍官服的年轻男子,眯了眯眼说道:“齐域,朕命你一同前往,。”

“陛下,范文正公曾说: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。如今恭王造反,将起战乱,局势动荡,齐域愿随徐太傅一同前往,平反叛乱。”齐域上前,撩袍跪地,掷地有声的回道。

“好,好一个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。封齐域为兵部侍郎,协助徐爱卿同前往荆州。”献宗点头悦道。

美髯公徐万里徐大人静视这一幕,感慨的叹了口气。

辛彻看着面前英朗潇洒的年轻官员,一拱手:“齐大人。”

“辛大人,该改口叫将军了。”说完二人相视一笑。

“齐大人连夜兼程赶到长安,又奉命前往荆州,不知身体可吃得消。”他们这群武官都因这马不停蹄的行程而疲乏不已,更何况个文职官员。

前些日袁州洪涝,齐大人抗灾抢险,指挥有方,朝中名声大噪。天家惜才,想起因四公主之由离京的年轻官员,借此机会将近来政绩出色之人一同召回京城,君臣书房中聊聊政务,畅所欲言,各抒己见。谁知恭王造反的加急信千里送到,消息传至长安,朝野震惊。听说天家将书房的置物桌都踹翻在地,龙颜震怒,书房一片狼藉。

齐域献良策,舌战群儒,一战成名。天家命徐公前往,听说还给了密令。

他们这些天夜以继日,快马加鞭的赶往荆州,途经各地折冲府与州县,不忘招兵买马,与刺史、都尉传达圣意,宣读圣旨。开粮仓,征军饷,片刻不休,困乏疲惫到极致。从天明到深夜,徐老的身子吃不大消了,累的在那处闭目休憩。

“还好。”经过带伤赶路又遇新渝洪涝,抢修大坝,抗灾抢险那次操练之后,这些不难承受了。

辛彻意外的一挑眉,不过眼见齐大人的确精神不错,了然点头。想起赶路途中,一直不曾掉队,还驭马在前列,神情瞧着也从容,好奇问道:“齐大人倒是精于骑术。”

他习武,又生长在长安,骑射是官家子弟必学课程。凡是出身世家,好不好另说,但基本架势还是有的。齐大人一届文官,有这样的体力与实力,倒是令人意外。

他对这名年轻的地方官员是有些好奇的,之前在淮王府见过一面,言行谈吐透着不凡,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,没多久又听说了袁州洪涝的事,更上心注意。这次在朝堂正确权衡战事利弊,劝阻天家冲动决断,又与他同行前往荆州,辛彻有了结交之意。

他对齐域性情还不太了解,但也能观察出一二,沉稳内敛,心思缜密,为官清廉,政绩卓然。不骄不躁,不卑不亢,还有一份令人不得不臣服于他的气势。

“辛将军面前献丑了。”齐域谦虚道。

“齐大人对此次恭王造反,我等前往可有何见地?该如何处理?”离晚膳出锅儿,还有段过程。辛彻与齐域慢悠往林中无人地方走去,马上颠簸坐了一天了,走走聊聊政事。

齐域长眸望向远方,须臾转身对辛将军说:“能不兵刃相见便尽量避免,一是百姓遭殃,二是恐引起朝中政局不稳,他国进犯。但恐怕难以实现,恭王造反蓄谋已久。隋将军与徐公是旧识,早些到荆州,应做好最坏的准备。”

背水一战,一场激战或许必不可免了。

辛彻深觉觅得知己,畅聊一会儿,看他眉眼说不上的熟悉,像极了一个人,不过俨然齐大人更为英朗潇洒。

“齐大人与辛某故交颇为相像。”有一种熟悉与亲切的感觉。越看越像,随意问道:“齐大人可听说过顾太傅。”

齐域一怔,长眸低垂,黑密弯翘的睫毛掩去眼底情绪,淡淡的回道:“自然。”

“顾太傅诗词造诣、政事见地宏国难出其右,满腹经纶,宏儒硕学。顾公为人谦和又礼贤下士,具有高风亮节的节操。我自幼熟读其诗词,听其故事,心生敬仰。”顾太傅德高望重,弟子众多,所以胥门之变时,西市口成百上千弟子跪地垂泪送行。

一代名儒,终抵不过天家猜忌。

“齐大人与他家长孙瞧着有些相似,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都快要忘记他的模样了。”虽顾鸿雁顾大人在外任职多年,可他的挚友——顾家长孙一直留在长安顾宅,跟在顾公身边长大。

辛将军眼中一抹悲痛,苦笑说道。

大哥,他也快将他的模样忘却了。齐域挑了挑剑眉,英俊的脸上一瞬冷若冰霜,长眸中隐约有水亮,很少,难以令人察觉。

早有人前往山中狩猎猎物做晚膳,熊渠左武卫长史廖兼之与几名长史、参军提着战利品从树林中走出来,脸上疲惫中带着笑意,今日注定饱餐一顿,犒劳早已饥肠辘辘的腹。

廖兼之将手中的兔子递给迎上来的侍卫,走在最后面,越过前面的众人,一具挺拔的身影冲进视野。侧面瞧看这名新上任的兵部侍郎更觉得眼熟,说不上来的熟悉感,就好像见过。可明明第一次见的,听说去地方前,在长安任过职,兴许见过吧!毕竟这长相见一次想忘也难。

没多久,炊烟起,烤肉与鱼汤的香气,勾动肚中的馋虫,忍不住咽着口水,想半眯一会儿恐怕是不能了。

最新小说: 斗罗之真龙斗罗 带着房子穿越啦 从斗罗开始恋爱 最强医圣苏静雨 长忆风华 血狱之王林凡 江山赤弦意 我爱的人只有你 清宫年贵妃 穿到跟残疾大佬离婚前迟清洛秦衍_