锦庭谋

幕凰
洛锦凰生性清冷,云霄跌落方知世间苦楚;顾庭昭性情不羁,红尘相遇方懂始终如一。她厌恶他不堪的粗鲁,恐惧他阴狠的性子,逃避他如狼似虎的眼眸……直至他踩着尸骨骑着战马前来,箭羽齐对仍旧低喃细语:“宴宴,我们回家。”她哭了,哭得肝肠寸断。

锦姝缘

幕凰
顾锦姝觉得两世为人已经变得波澜不惊,可当亲眼看到沈青辞那耄耋之态还是晃了一下心神。她一直认为,这世间最大快人心的事情莫过于:我还是方兴未艾的妙龄女,我那狼心狗肺的夫君已经是日薄西山的垂死躯。垂死躯*沈:……【染血的朱砂痣】VS【耄耋的醋郎君】